你的位置: 首頁 > 仙俠情緣 >

冥君幽情慕小喬江起云全文在線免費閱讀

2019-06-21 18:12:09   編輯:巨推小編

《冥君幽情》已上架微信公眾號:鸚鵡文學,關注后回復:冥君幽情 或者書號:5454 即可閱讀全文

《冥君幽情》小說簡介

主角叫慕小喬江起云的書名叫《冥君幽情》,本小說的作者是見字如面所編寫的靈異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店門已經關了,我無法逃到大街上,他又堵住了通往后院的門。“爸、爸!你冷靜點!”我語無倫次的在店里尋找辟邪的東西。托盤上的五帝錢,我抓了一把亂灑過去,錢幣叮叮當當的落在地上,那一瞬間我看到我爸的眼神變了...

《冥君幽情》 第8章 血玉螭龍(4) 免費試讀

店門已經關了,我無法逃到大街上,他又堵住了通往后院的門。

“爸、爸!你冷靜點!”我語無倫次的在店里尋找辟邪的東西。

托盤上的五帝錢,我抓了一把亂灑過去,錢幣叮叮當當的落在地上,那一瞬間我看到我爸的眼神變了一下。

“小喬,快走!”我聽到我爸發出痛苦的聲音。

我想逃、可是眼前的人是我爸,如果可以,我想救他——可是我不懂道!從來沒人教過我怎么驅邪。

柜臺被我翻得亂七八糟,本來古玩店賣的東西就是假貨多——這世上哪有那么多真貨?

我分辨不出真假,什么東西都亂砸過去,我爸突然發出“桀桀桀”的怪笑。

“小喬……乖乖……來,讓我好好疼你……”那沙啞的男聲再次出現,大手越過柜臺朝我抓來。

我嚇得抬手格擋,右手上的血玉戒指突然光芒爆閃,我眼前一片血紅。

只是短短一瞬間!我再看我爸的時候,他已經仰面躺在地板上了!

“爸!”我趕緊跑過去將我爸抱起來,他后背的衣服被巨大的沖力撕裂。

一雙邪惡的四白眼,從衣服的裂口處盯著我。

“桀桀桀……靈胎已經結下了……桀桀桀,他動作挺快的嘛……小喬……你是我的妻……你怎么能為他生孩子——”

那個血紅色的鬼臉面具在我爸的背上猙獰的笑,似乎想要破體而出,卻被什么力量拉住了。

我的手在發抖,店門外傳來行人的笑聲。

一門之隔,外面是一片春光大好。

我身邊卻是恐懼晦暗。

“慕小喬……慕小喬……”那個鬼臉啞著嗓子不停的喊著我的名字。

“閉嘴!”我忍不住吼了一句,手指上的戒指蘊盈出一片淡淡的紅光。

“桀桀桀……”他的笑聲逐漸黯淡,在紅光的逼迫下逐漸消失。

我爸背上的鬼臉,又再度消失了。

》》》

那個丑鬼冥夫不是說我是他的冥婚妻子嗎?我也一直這樣認為,可為什么這個紅色鬼臉又說我是他的妻子?

我看向手指上扁條型的玉戒指,這是非常復古的款式。

原本通體暗紅如凝結的鮮血,此時卻變得明亮溫潤,里面的血絮凝結成一個古樸的圖騰。

龍頭卷云紋,身如彎茄水滴,四爪張開上翹,身形活潑柔韌,隱隱有升騰之勢。

我哥拿著看古玩的專用放大鏡,仔細的查看我手指上的戒指。

“這是赤螭。”他說道。

“什么?”

“就是雌龍,龍之二子為螭龍,赤螭是雌龍。”我哥簡單的解釋了一句:“你那鬼老公給你這東西,肯定有原因……今天就是這東西驅散那個鬼面嗎?”

我點了點頭,問道:“你和我爸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我哥沉默的搖了搖頭:“爸不讓我說,他不想你知道這些事。”

隨即他勉強的揚起一個笑臉:“小喬,你居然同意為你那個鬼老公懷靈胎?看來你們很和諧嘛……”

和諧?

這個詞真是可笑。

不知道他目的的時候,天天被他折騰到暈過去,知道他的目的后,沉默得好像交易一般,他似乎連多碰我一下都不愿意。

當然,他不碰我更好。

我承受他狂暴的部位已經痛得合不攏腿,每走一步都在忍著那種難言的痛楚。

現在,我爸又成了這個樣子……

我忍不住哭了起來。

慕家,墓家。

“小喬……是不是你那鬼老公欺負你了?”我哥問道。

我點點頭,猶豫著把晚上的事情告訴了我哥。

我哥皺起眉頭道:“我們根本靠近不了你的房門,他來的時候,你整個房間都有法陣結界。”

“而且我也是個半瓶水,對付不了他,再說你們有血盟——你情我愿的事,就算在地府打官司也沒人會幫你……”我哥想了想,拍了拍腦袋道:“不過我有個東西可以幫幫你,草!我之前怎么沒想到!”

他匆忙跑上樓,然后拿來兩個小方塊塞到我手中。

“這是什么?”我翻著一看,上面居然有幾個小字——XXX潤滑劑。

我頓時漲紅了臉。

“別不好意思,受罪的是你,你看你這幾天走路都哆嗦,你的XX要是覺得**辣的痛,那就是里面不夠濕……想也知道,對著一個鬼臉惡鬼,有情趣才怪!”

“你別覺得咬牙忍就行了,要是不舒服趕緊跟我說,如果小便刺痛那就是尿道炎了,要趕緊吃三金片——”

“潤滑劑你知道怎么用吧?要么涂在你的XX,要那么涂在他的XX上——

“哥,你夠了!”

我哥不愧是學醫的,講起人體構造就像談論天氣一樣自然。

看我臉紅得像個番茄,我哥哈哈哈的笑著道:“我上樓去照顧爸了,他應該也知道自己身體的問題了,我們商量商量怎么辦。”

》》》

我哥有這種小袋裝的潤滑劑,說明他肯定經驗豐富——他都二十二了,長得帥又不缺錢,雖然是個不婚主義,但床伴肯定有。

臨近午夜,那個“完成任務”的時刻又要來了,我猶豫著撕開一個小方塊,擠出了一點潤滑劑。

我用指腹沾著,涂了一點在紅腫的部位,那冰冰黏黏的感受還伴隨著皮膚刺痛。

在我猶豫要不要涂的時候,那個丑鬼冥夫出現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他的身形越來越清晰、一開始覺得他的身體冷硬,現在……越來越像個活人。

他看向我手上的戒指,喃喃自語道:“快了。”

什么快了?

他俯身壓上來,又是沉默的準備開始完成任務,我忙低聲說道:“等、等一下行嗎……”

我低頭胡亂抹了些在那部位,心里緊張得不行——這東西涂上去冰涼刺痛,真的能減輕結合時的疼痛感嗎?

我無意見看到他的某個部位已經蓄勢待發——不愧是惡鬼,比禽獸還可怕。

一想到那部位帶給我的折磨,我就頭皮發麻,咬牙說道:“你……別動啊……”

我就著手上殘余的黏液,閉著眼睛胡亂抹在他那里。

那東西在我指間猛地跳了一下,嚇得我一抖,他身體也猛地一震——

小說《冥君幽情》 第8章 血玉螭龍(4) 試讀結束。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白小姐精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