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軍事戰爭 > 正文

精彩章節《墨染千秋恨》沈言墨君全文免費閱讀

巨推小編巨推小編 2019-06-19 11:41:25 3

《墨染千秋恨》已上架微信公眾號:鸚鵡文學,關注后回復:墨染千秋恨 或者書號:5388 即可閱讀全文

墨染千秋恨

墨染千秋恨

分類:軍事戰爭主角:沈言墨君

《墨染千秋恨》小說簡介

主角叫沈言墨君的小說叫做《墨染千秋恨》,本小說的作者是東澤長宮主創作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墨君逢眼一沉,在千鈞一發的瞬間,手指夾住劍刃,咔嚓一聲,楚翊手中的劍折成了兩截。沈言暗暗心驚,楚翊本來就是一個高手,剛才那一劍更是含著滔天的怒意,美人兒能夠憑著兩個手指的力量,將他的劍折斷,無法想象功...

《墨染千秋恨》 第15章 如果我們是狗男女,你們也是 免費試讀

墨君逢眼一沉,在千鈞一發的瞬間,手指夾住劍刃,咔嚓一聲,楚翊手中的劍折成了兩截。

沈言暗暗心驚,楚翊本來就是一個高手,剛才那一劍更是含著滔天的怒意,美人兒能夠憑著兩個手指的力量,將他的劍折斷,無法想象功力多么深厚。

“你到底是什么人?”

楚翊泛紅著眼,盯著墨君逢。

“你不配知道。”

墨君逢緩道,將手中的殘劍擲到地上。

楚翊緊緊地握著劍柄,胸膛在急促地起伏,心中被羞憤屈辱充斥,他的尊嚴,他的人格,都在此時此刻蕩然無存,想殺了眼前的這一對男女,卻有心無力!

沈言掀了掀嘴角,“楚翊,你哪里都比不上美人兒,還是不要白費功夫了吧,免得連命都搭進去。”

嘲諷的,不屑的語氣,像針扎在楚翊的胸口上,他恨恨地吐出,“狗男女!”

“如果我和我的面首是狗男女,你和你的妾也一樣,別忘了我們的地位彼此,你罵我,就是在罵你自己。”

沈言冷嗤。

不但她身邊的男人把他打敗,她也是字字刻薄,叫他無以反駁,楚翊有一種想要發瘋的沖動。

院子里,謝雁初已經把圍攻的人解決了個干凈,地上一片**聲。

他撣撣袖子走過來,似帶著歉意道,“這些人,玷污到尊主的眼了。”

“無事,不要傷著了太子妃就好。”

墨君逢淡淡道,似乎剛才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

楚翊不想就這樣善罷甘休,凌風知道眼下不能再計較下去,扶著楚翊,“太子殿下,治手要緊。”

楚翊懊惱不已,若不是他遭到了偷襲,又怎么會落得如此狼狽?但現在不是報仇的時候。

這一對狗男女,遲早會遭到報應。

沈巧兒聽說楚翊找沈言算賬來了,忙過來看熱鬧,可只看到受了傷的楚翊氣急敗壞地出了沈言的院子。

“殿下,您怎么了?是誰傷了你?”沈巧兒驚訝又擔憂。

她向沈言的院子里看去,只看到倒了一地的護衛,死傷不限,沈言身邊,多了兩個男子,一個高華尊貴,一個慵懶溫潤,難道……

沈巧兒頓時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危機。

“**之徒襲擊罷了。”

楚翊不想沈巧兒看輕他,他暗下決心,有朝一日,一定會讓那兩個奸fu知道他的厲害。

再說,如果是謝雁初,他有把握避開,而另一個人,功力更上一層樓,定然是他出的手。

楚翊眼眸更加黑沉。

“這個人的底細一定要查出來。”

凌風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是。”

不及早除掉,還不任太子妃上了天去?甚至騎在太子頭上拉撒都有可能。

沈巧兒小心翼翼地托著楚翊受傷的手,“太子妃和院子里的那兩個男人,可是相熟?”

“豈止是相熟。”楚翊切齒道。

不知道是不是沈巧兒的錯覺,她似乎感覺楚翊在乎沈言和別的男子有染的事情,僅僅是因為太子府的名聲?

她咬著嘴唇,眼中閃過一抹冷光,為了以絕后患,越早把沈言收拾掉越好。

楚翊的手被東西從手心擊穿手背,還斷了一條筋絡,傷得挺嚴重,趙大夫處理了很久,才把筋絡接起來,又縫上了十來針,包扎好。

“只怕要兩三個月的時間才見好,殿下最好安心養傷,不可動怒動手,不然,即便最后好了,也會落下病根。”

楚翊從扶手上抬起手,提不起一絲一毫的力氣,他蹙起眉頭,滿眼都是恨怨。

沈巧兒用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淚痕,“姐姐也太不懂事,身為太子妃,卻不以身作則,把那些男人一個個招進來,太子好好的,遭了暗算,依臣妾看,她不僅僅是要太子府雞犬不寧,還想……”

說著看了一眼楚翊,放低了聲音繼續道,“說不定還要聯合她的相好,侵奪太子府的一切。”

“她敢,沒有本宮的身份,太子府也就蕩然無存,她要算計所有,還得看父皇同不同意。”

楚翊寒聲道。

他不僅不會讓沈言得逞,屬于沈言的那一部分,他也不會真的給她。

沈巧兒本來有些擔心失去榮華富貴,聽楚翊這樣說,也就放了心,那兩個男人總不能時刻都保護沈言,他們,有的是下手的機會。

沈巧兒是安心了,楚翊卻牢牢記住了方才她說的話。

等到美人兒走了,沈言才想起來,她忘記了問他的名字。

除了知道他長得帥,武功高,其他的信息她一無所知。

沈言有點郁悶,他不會是來忽悠她的吧?

劉總管被叫來沈言的院子,一顆心不由得忐忑了起來,太子妃娘娘不會又想搗鼓什么吧?

沈言道,“你去安排一個院子,規格在沈巧兒之上,楚翊之下,明白了嗎?”

劉總管心想果然,他問道,“不知娘娘是為誰安排院子呢,娘娘的院子,已經足夠大了。”

突然他想起一件事來,臉色一白,“難道,難道……”

沈言懶懶擺手道,“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去辦吧。”

劉總管哪里敢去辦,被太子知道了,還不一劍把他給結果了。

“娘娘,這可使不得啊,哪里有在府里公然為面首安排院子的,這是讓太子的面子無處擱啊,太子無論如何也不會允許的。”

劉總管膝蓋一軟,就跪了下來。

沈言看他這樣的態度,有些煩心,“你只管照我說的去做,如果他有什么意見,只管來找我。”

楚翊的面子,比茅坑里的東西還不如。

劉總管還是跪著不敢起來,“若娘娘這樣做了,只怕這太子府再沒有一天安寧的日子。”

沈言“嘖”了一聲,“楚翊養妾,我不也沒有跟他鬧?我養個面首,若他要跟我過不去,是他小家子氣,要被人詬病的。”

劉總管覺得娘娘理由好充分啊,可是借他一百個膽兒,他也不敢,“即便如此,還希望娘娘為了太子府的和平,就忍一忍吧,娘娘要養面首,也不是不可以,不如安置在府外?”

“但是在府外豈不是委屈了他,怎么著也得給她一個名分。”沈言再也沒有耐性,“碧霞,不如你去看看吧,哪個院子,哪一座大殿過得去,就安排下來。”

碧霞鄙夷地看了劉總管一眼,福了一下身子,“奴婢這就去瞧。”

劉總管一個哆嗦,立刻跟了上去,邊回頭往后看,“娘娘,您要三思啊,這種事情可馬虎不得啊。”

小說《墨染千秋恨》 第15章 如果我們是狗男女,你們也是 試讀結束。

熱門文章
白小姐精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