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古代言情 > 正文

《極品入贅兵王》張縱謝婉彤完結版精彩閱讀

巨推小編巨推小編 2019-06-19 11:41:14 5

《極品入贅兵王》已上架微信公眾號:蠟筆文學,關注后回復:極品入贅兵王 或者書號:8561 即可閱讀全文

極品入贅兵王

極品入贅兵王

分類:古代言情主角:張縱謝婉彤

《極品入贅兵王》小說簡介

獨家小說《極品入贅兵王》是揚名立萬靠它所編寫的都市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張縱謝婉彤,書中主要講述了:“男孩的情況你我都十分清楚,若是不馬上接受治療,絕對活不過今天下午。既然現在沒有辦法,我不出手他也是等死,不如賭一下。”“實不相瞞,我現在正想找一份中醫醫師的工作,若是我能夠僥幸將這個男孩的急癥治好,...

《極品入贅兵王》 第10章 這就好了? 免費試讀

“男孩的情況你我都十分清楚,若是不馬上接受治療,絕對活不過今天下午。既然現在沒有辦法,我不出手他也是等死,不如賭一下。”

“實不相瞞,我現在正想找一份中醫醫師的工作,若是我能夠僥幸將這個男孩的急癥治好,宋醫師能不能做個主,安排我在這里工作?”張縱饒有興致的問。

“你若是能將他救治,我讓你在這里工作,一個月多少錢隨你定!”宋德忠撇了撇嘴,別過頭不屑說道:“這孩子若是死在這里,和我們中醫館沒有一點關系!”

“小伙子,我兒子的命就交到你手上了,就算沒有治好我也不會怪你!”中年婦女泣淚橫流,看著張縱的眼神中充滿了希望曙光。

“放心吧阿姨。”

張縱示以誠懇的眼神,之后忙著拿起來桌角的一包針灸銀針,快速消毒之后,找準了男孩胸口的穴位,精準的刺了下去。

“墮中,迎香,這兩個穴位倒是找的對,”宋德忠在一邊看的入神,不過嘴角還是在撇著,“只不過針灸之術更多的在于調理,急性腎衰竭這種病癥還沒有中醫臨床治療的先例。”

宋德忠行醫三十年,為病人看病也有三十年的經驗,對于張縱的針灸手法再熟悉不過,眼神中沒有什么波動。

但很快,他的眼神定住了,微微皺著眉頭,對于張縱的針灸手法有些看不懂了,從張縱下針的動作來看,這套針法絕沒有想象的那樣簡單。

男孩胸前的天突、乳根、膻中三個穴位的針都插得很深,針口流出了黑血,血流的很多,順著身體流淌到了白色床單上,畫面比較血腥。

“你這是什么針法?”宋德忠推了推眼鏡,抬起頭不解的看著張縱。

張縱并沒有回話,自顧為男孩施針。因為他知道這時候解釋什么都是多余,事已至此,只能用結果說話,過程并不重要。

隨著幾根深針插入,男孩臉色更加痛苦,鼻臉皺成了一團,稚嫩的五官憔悴不堪,令人憂憐。

“馬上就不疼了,千萬挺住。”

這幾根深針扎入之后針頭貼近骨頭,還在穴位中央,施針時患者會非常痛苦。一旦挺過這幾針,整個精神狀態會亢奮一會。張縱只想利用這段時間繼續施針**血脈,讓腎經七十二脈絡全部打通。但是他忽略了病人只是個十歲左右的男孩,很有可能挺不過針灸的痛。

“一切都毀了……”

宋德忠見狀垂下了頭,表情有些懊惱,后悔自己不該去隨便相信一個素未謀面的年輕人。

張縱動作開始舒緩了下來,每插一針都會思慮幾秒鐘,終于在二十分鐘過后,男孩臉色平靜了下來,呼吸也平穩了。

“小伙子,我兒子的病是不是已經好了?”那名婦女擦了擦眼淚,眼神驚喜的問著張縱。

“沒有,還差一步。”

張縱松了一大口氣,因為男孩身體情況愈加明朗,不過這時候還差最后一步“密針還氣”沒有做,若這時候中斷治療,男孩甚死的會更快。

“他明明已經恢復正常了,你還要做什么?”宋德忠一眼就看出來男孩的身體此時已經恢復了,若是治療過度,恐怕會引起反效果,急忙質問道。

“現在停下來他就死了!”張縱沒有看他,而是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男孩身上。

見到張縱沒有要停手的意思,宋德忠無奈搖了搖頭,嘆道:“還以為你是什么高手,現在看來是我錯了。畫蛇添足,小心引起亂子!”

他雖然很想阻止張縱,但是男孩是張縱治療好的,此時他也只能在一邊抱怨。

這一次,張縱將男孩身體翻了過來,臥在病床上,開始為其后背施針。

經過他手上的銀針馬上會落到男孩身上,不過男孩身上的銀針針照比之前要淺很多,針頭像是貼在皮膚上一樣,但卻屹立不倒。

宋德忠再一次看呆了,表情僵硬不已。他不能理解為什么會發生這種情況,想開口問卻又欲言欲止,最后只是嗤笑了一聲,“花拳繡腿!”

后背的三十六針,張縱插下的每一針都不慢,但是節奏非常連貫,似乎事前已經想好了插入的角度。

五分鐘,三十六根銀針全部按照經脈的走勢插在了男孩后背上,每一針的深度和順序都是有講究的,一點深一些或者緩一些,都可能無法起到治療的效果,男孩都可能喪命。

這套針法難度不小,張縱已經有幾年沒有使用過了,對于力道的掌握有些生疏,最后的一針有些偏差,但是影響并不大,只是有些不完美。

取下銀針之后,張縱得以大口喘氣,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才發現因為精神過于緊張,后背已經完全被汗水打透了。

“小伙子,我兒子是不是活過來了?”中年婦女眼神忐忑的看著張縱,聲音抽泣問道。

“阿姨你說的什么話,您的孩子本來就沒死啊!只不過是得了一場病而已。”張縱笑著道。

“這么說,他馬上就醒過來了?”

男孩雖然臉色有所好轉,但是仍然沒有蘇醒的跡象,中年婦女還是有些擔心。

“讓他睡一會吧,我去給他抓把藥,回家之后你每天要給他服用。切記不要讓他睡在陰冷額環境,不然很有可能舊病復發。”張縱嚴聲囑咐道。

“之前沒有注意,家住在頂樓,一直漏風漏雨,房間濕冷,這次我一定多注意。”

“這次我們中醫院就不收取診費了,是這位小伙子給你治好的,”宋德忠此時也不再質疑張縱的醫術,沒有收取中年婦女看病的費用。

“我這就給你開一副藥方,你去柜臺,我免費給你抓一些藥材。”宋德忠說著,坐了下來拿起筆快速寫下了幾味中藥材,連熬藥的方法寫的非常仔細,看的出來是一副經常開的藥方,幾乎沒有做什么思考。

張縱把宋德忠寫好的中藥方子拿到手里看了兩眼,隨后拿起筆來又在里面添了幾珠熱性草藥,草烏、海狗腎、丁香油。

宋德忠看在眼里,心中十分不滿,當即拍了下桌子,仰起頭質問道:“你是什么意思?這是我的診療室,我開的藥方你為什么要改?”

張縱尷尬一笑,心中卻是有些不爽,但是礙于想要在這里工作還是壓住了怒氣,解釋道:“你開的這副藥方并不適合他服用,這男孩體質屬寒性,必須用熱性藥材溫養,這樣才能去病根。”

“哼!拿來我看看。”

宋德忠行醫多年,自認為對于藥方的理解很透徹。而他開的就是補充人體血氣的藥方,他不相信張縱的藥方會比自己的更合適。但看過藥方之后,宋德忠臉色突然變了,因為藥方中幾株中藥參合起來的效果確實比自己的藥更加合適。

畢竟張縱并不是這里的醫師,自己在醫術上輸給了他。張縱來面試這里的醫師,他擔憂以后自己在中醫院的首席醫師地位不保。

可是說出去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宋德忠之前已經答應了張縱,能夠治好小男孩的病,就安排他進到中醫院,此時宋德忠后悔至極。

小說《極品入贅兵王》 第10章 這就好了? 試讀結束。

熱門文章
白小姐精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