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現代都市 >

《穿越之邪鳳馭夫》蕭玉兒楊廣章節在線試讀

2018-09-08 14:50:12   編輯:巨推小編

《穿越之邪鳳馭夫》已上架微信公眾號:水鳥文學,關注后回復:穿越之邪鳳馭夫 或者書號:12090 即可閱讀全文

《穿越之邪鳳馭夫》小說簡介

主角叫蕭玉兒楊廣的小說是《穿越之邪鳳馭夫》,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雪蝶泣淚所編寫的穿越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我一個人半靠在床上,心怦怦跳個不停,這是怎么個回事?活到二十五,我當然也談過戀愛,可不過淺嘗輒止,愛情只讓我覺得虛幻。一直以來我們家的怪事:父母千恩百愛,我們兄妹三個卻都不相信愛情,反而狂熱的熱愛親人...

《穿越之邪鳳馭夫》 第1卷-第四章 免費試讀

我一個人半靠在床上,心怦怦跳個不停,這是怎么個回事?

活到二十五,我當然也談過戀愛,可不過淺嘗輒止,愛情只讓我覺得虛幻。一直以來我們家的怪事:父母千恩百愛,我們兄妹三個卻都不相信愛情,反而狂熱的熱愛親人。這一點父母無能為力又常常長吁短嘆,養我們這么大,兒女也算男的英俊女的漂亮事業有成——雖然這里人人踐踏我的自尊心,那是他們拿我跟一個大美女對比!我怎么也還算是……中等美女吧——但娶不來媳婦兒嫁不出女。

我所有的愛情經歷都讓我覺得,男人不可靠,是這個世界上最最、頂頂不可靠的東西。(當然大哥小哥覺得女人是世界上最不可靠的東西。)他們會見異思遷,三心二意,翻臉無情,沒心沒肺,不一而足。

除了中學時短短的迷戀過小哥的一個同學后,就算是后來的戀愛,我也都沒有過心動。我在家是發過言的,等我到了一定的年齡后,青燈古佛,不亦樂乎。他們幾個雖然覺得遺憾,但是也不阻止。媽媽中年以后就自己在家研讀佛經,我家女人那隨遇而安的脾性絕對是遺傳的。媽媽同我說私房話,就說過,她這輩子最幸福的就是不負如來不負君,不管最終如何,她是全世界擁有最多的女人了。

我其實心里尋思過,來到這個年代,找一家尼姑庵落發出家,潛心修行,是多么的幸福,既安全又全了我的心愿。

可是,我居然要出嫁了!

而且未婚夫是那個……隋煬帝。

萱姨上午給我講了玉兒的身世。

玉兒是蕭梁帝氏之女,乃父便是當時梁的皇帝蕭巋,蕭氏祖籍蘭陵郡,東晉時南遷,出了齊、梁兩家帝氏,成為僑姓門閥。其曾祖父,便是赫赫有名的梁昭明太子蕭統。蕭統我是知道的,所以說玉兒才華橫溢,實在算是家學淵源。蕭巋的父親是由西魏大將軍楊忠扶立,楊忠攻下江陵滅梁元帝蕭繹后,奉命將蕭巋的父親移往江陵,后楊忠又任總管監視之,但楊忠以其忠勇和寬厚,與后梁君臣相處很好。而后蕭巋即位,和北周的依附更加加強。

說起來,當早早萱姨告訴了我玉兒的未婚夫乃是晉王楊廣的時候,我便大致明白了自己所處的年代,乃是隋朝剛剛統一天下,結束了四百余年的三國兩晉南北朝割裂的時期,雖然下啟大唐,但是隋那種門閥觀念極強,仍然是講究門第貴族的年代,這種改變遠遠等到李世民以后才略有改善。玉兒的出身和楊廣的確般配,算得上是珠聯璧合,皆大歡喜。

只是,這剛剛結束動亂的年代卻在我有生之年——假設我在這個年代活得夠久的話,迎接另一場大的動蕩,隋末的農民大起義,綠林豪杰揭竿而起,草莽英雄的傳奇源遠流長,好男兒風起云涌。

而蕭玉兒——毫無疑問便是隋煬帝后來的蕭后了,說真的我對歷史還算是有興趣的人,但興趣在于稗官野史,小說家言。那隋唐演義洋洋灑灑,說起這段故事來,讓我想起來字字驚心,魂飛魄散的。

大色狼楊廣一生女人無數,偏偏還好個什么雨露均沾,絕不獨寵,于是貌似所有的女人對他還都死心塌地,有因為不能見面而死的,有最后殉情了的。大色狼死了之后轉世成為楊玉環,又把李家天下毀的一塌糊涂,李隆基更成了為大色狼殉情的女子轉世。

額滴神呀。

我只想躲得遠遠的,在一個尼姑庵,遠離戰火,阿彌陀佛,但是貌似我卻卷在了最中心處,那蕭后有這么個色狼老公不說,老公死了沒殉情,又給嫁到了番外,不知是何情景,中老年回歸,又成了李世民的后宮,閱人無數。

當然,這只是小說,連我自己都不信的。老李怎么也不會納這么個風韻猶存的老太太入后宮的,更別提他還有個寵妃是這個老太太的女兒,有個三子李恪是這個老太太的外孫子,有個尚書左仆射是這個老太太的親弟弟。李楊兩家同屬關隴集團,利益一體,改朝換代在他們而已不過是當權者的轉換。和隋奪了北周宇文的天下也沒什么兩樣。

說遠了,只說萱姨告訴我,隋在替晉王楊廣選妻的時候,獨孤皇后以及楊堅對蕭家都好感甚濃,一方面自然是門第高貴利益結合,另一方面則是從楊堅父親楊忠時起,在這邊就同蕭氏一族感情深厚。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怕是玉兒的父皇蕭巋日日貌似無為,其實審時度勢,慧眼如炬,在隨代北周的時候立場正確。

我問萱姨,那為何玉兒不在宮中居住,卻在這里呢?

萱姨眼神一黯,玉兒出生在后梁天寶八年二月,按照江南風俗,早春二月生下子女的父母皆不幸,又據說二月生子命運多舛,蕭巋不能容許宮中有這樣的災星,但終歸是皇家血脈親生女兒,也不忍活活遺棄,于是將玉兒送給堂弟蕭岌撫養。可憐玉兒八歲時,蕭岌夫婦又相繼去世,孤苦無依的玉兒輾轉流離,周周轉轉,無人愿要,到了最后送到了舅舅張軻家,也就是我現在所處的家里面了。

這張軻原也算讀書人,張家小門小院算不上大戶,雖有奴仆,也少不得自己做事,只是不知他收養了玉兒到底是因為善心還是玉兒的身份到底不同。只也算奇怪,玉兒來了之后,家道更加一日不如一日,所以夫妻兩個看著玉兒都如眼中釘一般,但是又無可奈何,遺棄帝女的事情如何敢作,可嘆宮中對玉兒關注如此之少,他們雖不敢虐待,但是平日里冷言冷語總還是有的。

玉兒身份特殊,似大貴又似大賤,從小寄人籬下,嘗盡人間冷暖,偏偏滿腹才情,絕世美貌,更使得她心思細膩敏感的無以復加。

這次隋使到了梁,蕭家知道能同隋結成姻親,喜出望外,然而蕭巋身邊待字閨中的適合的三個女兒同晉王算生辰八字,卻都是大兇。蕭巋一時間束手無策,愁眉不展。有人在此提起了寄養在外的玉兒。占卜結果,玉兒同楊廣是大吉大利,天作之合。

所有人歡天喜地,但是偏偏玉兒難以接受,她痛恨自己這樣的命運,轉手于無數人之間,最終又遠嫁出去,時而有人說她是災星,時而又要成為大隋的皇子妃。到底她的命算什么?而說這些的人又有幾個真正見過玉兒?

我聽萱姨說到這里,已經覺得酸楚。是了,是以玉兒便一頭扎進了湖中,對她來說,高貴、財富、才情、美貌,沒有一個讓她十幾年的人生快樂過,別人所有的親情、童年、關愛、呵護她一個沒有,我們所艷羨的那些個東西她統統不屑,再次的轉手讓她終于反抗。

我亦能想象到張家此刻的恐懼,帝女失蹤——恐怕他們都認為的是已死,這已經是死路一條,若被隋使知道了,稟告大隋,又是潑天的禍端,張軻一家幾個腦袋卻也承受不住。死馬當活馬醫,既然都是死路一條,不如找一個送上去,或者還能有條活路。

可是,我遲疑,宮中總有人會見過玉兒吧?不會被發現嗎?

沒人見過,萱姨嘆氣,若有人疼疼這個可憐孩子,她還會這樣嗎?

萱姨目不轉睛的凝視著我,念喜,你出現的正是時候,年齡相當,偏偏外貌真的還有幾分相似,即便是蕭巋怕也不會疑心。身世、性情都適合這出偷天換日,我只能說,這一出是老天安排的緣分。只嘆玉兒薄命,半生酸楚剛要轉運,卻奈何她想不開。

我苦笑,誰知道到底是轉運還是另一場悲劇的開始,依照玉兒那纖細而又剛烈的性情,那知道會如何?

忽然我想,歷史上的蕭后,到底是誰?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白小姐精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