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浪漫愛情 >

《哥哥,抱緊我》小說精彩試讀 《哥哥,抱緊我》最新章節列表

2018-09-08 14:41:32   編輯:巨推小編

《哥哥,抱緊我》已上架微信公眾號:水鳥文學,關注后回復:哥哥,抱緊我 或者書號:12109 即可閱讀全文

《哥哥,抱緊我》小說簡介

小說主人公是蔣云麗賈智亮的小說是《哥哥,抱緊我》,本小說的作者是佚名最新寫的一本言情小說,內容主要講述:那天一下午,蔣云麗就只是光坐那兒默默地望著司空小娟站在那兒大說特說了,臨了她還一揮手,說道:“說的我嘴都干了,去給我倒杯水。”蔣云麗就很自覺地去給她倒水了,永遠像個小跟班一樣,這不過是長久以來,早就形...

《哥哥,抱緊我》 第一卷-第七章僵持 免費試讀

那天一下午,蔣云麗就只是光坐那兒默默地望著司空小娟站在那兒大說特說了,臨了她還一揮手,說道:“說的我嘴都干了,去給我倒杯水。”蔣云麗就很自覺地去給她倒水了,永遠像個小跟班一樣,這不過是長久以來,早就形成的習慣罷了,永遠把真實的自己掩藏在好友司空小娟的燦爛光環里,連她自己不自覺的都有點開始懷疑了,自己不會是就和她說得那樣,就因為嫉妒她的好人緣,看賈智亮沒被她吸引,才對他“留情”的吧。

“司空小娟,我感對你保證,在你和賈智亮成為男女朋友的時候,我絕對絕對對他沒有一點窺視。”蔣云麗沒辦法只好不停地保證。

司空小娟美麗的眼睛不斷地在她臉上來回的徘徊,終于在嘴角處揚起了一絲很復雜又很奇怪的笑容,說道:“是這樣嗎?”

不知道什么緣故,蔣云麗在她看似玩笑的目光下,突然感覺自己有點底氣不足,吱吱嗚嗚地不知道說什么。

“那好吧,我信你,那你說吧,你們兩個之間是不是出問題了?”司空小娟大概是察覺到蔣云麗已被她逼到角落了,就另換了一個話題,不過嘴角還是帶著一抹古怪的笑意。

“你是不是覺得……事實上在賈智亮心里好像一直都有另一個人?”雖然和賈智亮把話說開了,但蔣云麗依舊不想重傷賈智亮,只能偷偷問。

“那個人難道不是你?”司空小娟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

蔣云麗聽她這樣說頭上就好像掛了三根黑線,說道:“司空小娟,你明知道那個人不是我的。”

“怎么可能不是你,依我看來,在我和賈智亮還在交向的時候,我就覺得他看你的眼神和一般人不一樣嘛。”

蔣云麗無奈的望著她,然后攤開了雙手,說道“司空小娟,就這一個問題你要糾結多長時間呢?”

司空小娟微微一笑說,說道:“好吧,不糾纏了,我們說點正事吧。”

蔣云麗充滿期待地眼神望著她,讓她心里感覺很亂,忽然來了這樣的兩份不同的說法讓她不知道到底自己應該去信任哪一個,不過信任無論是認同了哪一個,糾纏到最終那個受傷害的永遠都是自己,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么這樣想證實到底是哪一個對自己說了謊,還是因為在她心里,難道對賈智亮的感情還有什么可以期待的嗎?

“賈智亮是一個有著奇特的魅力并且很能吸引女孩子的男人,我不想說自己和他成為男女朋友目的很單純,但多少也是為了向別人證明我的魅力,說道:“司空小娟的眼里閃過了一絲悵惘,隨后酸澀地一笑,說道:“不過可惜,他用事實證明我輸了,我在他的眼睛里面確確實實看到有另一個人的身影,因此當在我的結婚典禮上我突然看到你們兩個在一起,我一直認為我知道真相了,目前看來不過是錯覺罷了。”

蔣云麗聽她這樣說,心里驀地一沉,難道真如賈小欣說的,事實上在他的心里很久以前就藏著他妹妹的身影,是他禁錮著她,所以她才不能夠自由嗎?

“這樣看來,原來我們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是他心里那個女人的替身。”

蔣云麗聽司空小娟這樣說,就知道他們的心又在一段時間內連在了一起,一起愛過同一個男人,有一起都被這樣一個男人利用了傷害了,不過這樣的聯系讓她感覺有點難過,但她心里也有點安心吧,她真的是討厭欠著別人的那種感覺,到目前為止她的心在感到疼痛的時候也還覺得安心,因為她終于不欠任何人了。

“那接下來的日子,你還有什么計劃?”司空小娟的雙手緊緊握住了蔣云麗的手,就好像他們曾經在大學里或者畢業后的幾年時間一樣,她們之間的感情又回到了兩小無猜的地步。

“我不知道,說道:“蔣云麗的目光里有很深的迷茫,說道:“已經走到了這一步,我覺得我一定得離開他,除了這個辦法我想不出別的,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有什么別的選擇?”

“蔣云麗,或許之前我就應該告訴你,賈智亮這個男人是毒藥,你不能碰他,那樣最終他除了給你深刻的疼痛之外,生們也會不留下。”司空小娟冷靜地說說,說道:“只可惜你就連讓我和你說話的機會都沒留給我。”她的神情和語氣里,依舊還是有著一絲埋怨。

蔣云麗也感覺自己有些難為情了,她抓了抓頭,最后也只好說句,說道:“很抱歉。”

司空小娟親自送蔣云麗出了大門,蔣云麗回過頭靜靜的望著她,美人一身金色華裳,默默的靠在漢白玉的欄桿上,身上卻帶著她從前從沒有過的平和。

蔣云麗想到這她禁不住微笑起來,無論司空小娟對于已經過去的生仍有什么不滿,但看她目前過得過去任何時候都要踏實,在不斷變化的交向過程中一定原因是在彰顯著她獨特的魅力,但隨著她年齡的不斷增長,這也只會另她覺得自己的身心越來越疲憊吧,想到這個地方蔣云麗覺得自己應該感謝費代勇,是他恰當的時機地出現給了自己這個好朋友一個身心安定生活富裕的環境。

不管司空小娟是怎么看待她的——她都是自己承認的唯一的最好的朋友。

一想到這個地方,蔣云麗又感到高興了起來,還自我安慰道,說道:一直以來,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那么多的一見傾心或者堅持到最后的感情,只要我哭過、笑過,留下了記憶深刻的畫面,這一生就值了。

等蔣云麗在外面想開后,回到家就看到賈智亮斜躺在沙發上吸煙,他以前從來不在家里抽煙,望著潔白的沙發上被煙頭燙了個黑漆漆洞,,蔣云麗眉心一皺眼神立刻凌厲起來,原本想對他動怒的,但眼前卻突然回想起自己在賈小欣身上看到的那些疤痕,她抿緊嘴唇,想到下午賈小欣為了讓自己不離開賈智亮,苦苦哀求著,還有一心只想賈智亮過得好的神情,蔣云麗感覺自己好像知道了些什么,難道自己一直理解錯誤,不是賈小欣對賈智亮糾纏不清而是……

一個逐漸明朗的念頭浮上心頭,賈智亮在自己心目中高大的形象轟然崩塌,她好像看到了一個戀妹成狂的年輕人,自小就以保護妹妹的形象維持著,杜絕一切想靠近自己妹妹的男生,等到自己妹妹身邊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就利用愛的名義對自己妹妹進行控制著,當自己妹妹愛上啦自己,有為了自己的事業,和一個個女孩約會制造一些列假象,掩蓋自己和親妹妹之間畸形的愛戀。卻又擔心正在長大的妹妹在校園內遇到追求者,然后拋棄了自己,就有用各種方法折磨她,讓她對自己又害怕又離不了,甚至時不時的帶幾個女孩到他面前**她,引發她內心的嫉妒,這樣就能一直把妹妹控制在手中了。或許這也是賈小欣為什么這么怕他的原因,他是個披著天使外皮的魔鬼。

一想到這里,蔣云麗土匪的個性就展露無遺了,她幾步跑到賈智亮面前,奪過他嘴邊的煙狠狠的按在煙灰缸里。賈智亮看到他的動作很是驚訝,就對著她調笑的說,說道:“今天一天都沒看到你,不會你真準備搬出去吧”

“我去看司空小娟了,看到她目前過的好,我真的為她感到很慶幸,幸虧她早點離開了你,不然也不會找到這樣一位對她那么好的先生”

“聽你的語氣,怎么羨慕啊,我自認為對你也不差啊”

“是不差,你之前對我很好,所以我并不后悔和你結婚,即使是目前婚姻維持不下去了我也不覺得有什么可后悔的”

“你恨我嗎”賈智亮聽她這樣說覺得很驚訝,要是自己之前的女友被自己這樣肯定一哭二鬧三上吊了。

蔣云麗望著他,輕搖了下頭。

看她這樣,賈智亮笑了,他對蔣云麗說,說道:“蔣云麗,我不后悔自己娶你,真的,你很純,和你在一起沒有負擔,你的眼睛如同稚子一樣純潔,被你注視著有時候我會自懺行愧,你老實告訴我,你真的一點都沒有恨我嗎,畢竟我傷害了你?”

“我不恨,恨太累了,原本在這個世界生存就很不容易,愛也好恨也好都需要花費很大的精力,愛你我應經用盡全部的力氣,恨你實在是太難了,而我,累了”。

賈智亮無奈的笑著說道:“原來對于我你連恨都提不起來了,那我還真是差勁,蔣云麗,能不能再給我一個機會,我們重新開始,我一定好好對你,我。。。。。。。”

聽著這個的天之驕子用這樣哀求的語氣和自己說話,懇求自己再給一次機會,蔣云麗心都痛了,但還是一遍一遍的告訴自己不能心軟,這樣的痛一次就夠了,在同一個地方摔倒一次是不小心,但在同一個地方還摔那就是蠢了,自己雖然不聰明但也不是蠢人。

“賈智亮,有的機會只有一次,錯過就是錯過,我們結束了”

“不,還有機會的,你不是說愛我嗎,那就再給我一次機會啊,我也會愛你的,絕對不會傷害你,也不會讓你傷心的,我會讓你比司空小娟過得還要幸福的”賈智亮看她這樣決絕的說著心里就慌了,自己早已在不經意間付出了真心,怎么可以說錯過呢,一定沒有錯過的,自己一定可以的。

賈智亮只要一想到假如兩人這樣結束,那以后是不是會有另外一個人把我的麗兒擁進懷里,是不是有別的男人吃著我的麗兒用心做的飯菜,晚上我的麗兒會陪在另一個男人身邊,或許還會生下他們的孩子,而自己倒時應該在哪,自己會不會和麗兒成為熟悉的陌生人呢,不,我決不允許,麗兒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想到這里賈智亮立刻用力的把蔣云麗抱進懷里,緊緊抱著,好像這樣麗兒就不會有人搶的走,蔣云麗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開始死命的掙扎,但她越是掙扎賈智亮抱得越緊,他好像魔障了一樣,用的勁越來越大,蔣云麗的手都被他肋紅了,望著眼前的賈智亮眼睛像充了血一樣,太可怕了,蔣云麗被她弄得不得不大叫,眼淚也在眼眶中旋轉。

耳邊好像有哭泣的聲音,賈智亮慢慢的回過神來,低頭一看懷中的人兒滿臉淚痕,他像被蝎子蟄了一下,立刻放松,輕輕的擁著蔣云麗小聲的詢問著“麗兒,你怎么樣了,都是我不好,我……我……”

蔣云麗看他好像回過神來立刻推開他,控訴的眼睛望著眼前這個男人說道:“賈智亮,你實話實說地告訴我,賈小欣身上的傷不會是你弄成的吧?!”

賈智亮微微一愣,突然坐了起來,眼睛筆直地望著蔣云麗,他的聲音突然變得高亢起來,說道:“你是聽哪個說的?哪個這么告訴你的?”

“你的意思是不是,賈小欣身上的傷真是你弄成的?”蔣云麗好像把握住他話里的隱含意,立刻大聲質問著。

“不會是賈小欣這樣說給你聽的吧?不會是她跟你這樣說的吧?”賈智亮隱隱有些再次陷入魔怔的趨勢,他死命的搖晃著蔣云麗問,一點也不顧及蔣云麗的感受。

蔣云麗被他搖晃脖子差不多要斷掉了,她慢慢的緩了緩口氣,又一次大力的推開了賈智亮,憤怒的瞪著他說,說道:“你要干嘛?!難道因為我拆穿了你的廬山真面目,你想殺人滅口嗎?”

賈智亮沒有說話,只是呼吸沉重的望著她。

“你別猜了,那次她來家里在衛生間換衣服的時候我自己看到的!”

“她身上傷痕很多嗎?”賈智亮微微揚起眉毛。

“賈智亮,你不要給我裝傻充楞!”蔣云麗真的生氣了,尖叫的說,說道:“賈小欣她對你沒得話說,所有的錯她一個人攔下來,她只哀求著讓我不要離開你!賈智亮,她一個女孩子都知道敢作敢當,你一個大佬爺們還躲躲閃閃的,怎么,敢做卻不敢當啊,你腦子是不是有毛病啊,我看你應該去神經科看看,找個醫生給你輔導輔導才好。”

“我有毛病,呵呵,我有毛病”賈智亮聽她這樣說自己只覺得好笑,只不過笑聲里卻帶著悲涼和辛酸。

蔣云麗一口氣說了一堆的話,目前只能站在那喘氣,眼睛卻還是盯著賈智亮不放。

“沒錯,我是心理有病,我禁錮自己的妹妹,我和自己的妹妹有畸戀,我不允許她交男朋友,我自己卻經常換女朋友來掩飾自己骯臟的內心,我有病,那你呢,你還愛著我這樣一個有病的人,我不過玩了個小小的把戲你就對我投懷送抱,你比我更有病,神經病。”賈智亮放聲大笑起來。

“你**!”蔣云麗再也無法忍受了,說道。“啪”一個響亮的巴掌就甩在了他的臉上,拿起包,蔣云麗頭也不回就跑出了家。

賈智亮沉默的望著她離開,笑容越來越大,漸漸的笑容好像僵在了臉上,一滴淚從愛笑的眼睛中滴落,慢慢的一行行淚爬滿了兩頰。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白小姐精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