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沉魚落雁》趙青青歐鉞全文閱讀

2018-09-07 14:00:06   編輯:巨推小編

《沉魚落雁》已上架微信公眾號:烏梅文學,關注后回復:沉魚落雁 或者書號:405 即可閱讀全文

《沉魚落雁》小說簡介

小說主人公是趙青青歐鉞的小說是《沉魚落雁》,它的作者是寧馨兒創作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第二章吳鉤霜雪明(2)一想到自己已經傳信給文種范蠡,當時的自信滿滿,如今卻無計可施,素錦急得兩眼發紅,若有可能,真恨不得抓住青青的手在賣身契上按個手印。青青眼角的余光,已經看到素錦在旁邊轉悠了半天,忍...

《沉魚落雁》 第二章 吳鉤霜雪明(2) 免費試讀

第二章吳鉤霜雪明(2)

一想到自己已經傳信給文種范蠡,當時的自信滿滿,如今卻無計可施,素錦急得兩眼發紅,若有可能,真恨不得抓住青青的手在賣身契上按個手印。

青青眼角的余光,已經看到素錦在旁邊轉悠了半天,忍住心中的笑意,忽然對施夷光說道:“姐姐,明日就是那孫奕之的最后之期,你說他會不會束手待縛呢?”

“當然不會。”施夷光微微一笑,“素錦這兩日已經讓人出去試探過,館娃宮如今內松外緊,能出得了這里,也走不出王宮。看來他這回不光是想抓住你這個盜劍者,還想連我也一并拉下水呢!”

“他想得倒美!”青青嗤笑一聲,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說道:“我就不等到明日了,今晚我就離開。我倒要看看,孫武的戰陣,能不能攔得住我!”

她說得輕描淡寫,素錦聽得卻是心驚肉跳,急忙勸阻道:“青青姑娘,萬萬不可硬闖啊!”

青青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說道:“我什么時候說要硬闖了?你不是每天都派人出去試探么?這次不如就讓我出去一試,看看那位兵圣傳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施夷光略一沉吟,也點了點頭,“青青說得不錯,孫大將軍的《兵法十三卷》中就曾說過,兵者,詭也。實則虛之,虛則實之。他認定我們會拖到他被大王卸職后才讓青青離開,那明日的布局必然最為嚴密。青青這會兒出去一探,若有機會就離開,若有問題再回來,進退皆有道,總比等到明日要好。”

她都這樣說了,素錦也只能點頭,勉強地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去安排青青姑娘跟玄九在夕食之后離開。只是,青青姑娘,你出宮之后,也未必能離開姑蘇啊!這姑蘇大城的九門守衛,絲毫不遜于宮城。可否需要我再幫你安排……”

“不用了,多謝素錦姑姑。”

青青斷然謝絕,她并不傻,多留三日,也是給施夷光面子,可不想跟素錦再扯上關系。要說起來,阿爹的死固然與吳王有關,可越王無能,累及子民,難道就一點兒責任也沒有?她自知身份,這些國家大事與她無關,她也不想牽涉其中,這幾日指點了下素錦的人,也算是給施夷光的謝禮,可素錦若是再進一步,要她也像阿爹一樣為他們賣命,那就想多了。

素錦也看出了她的心思,只得先告退離開,前去安排出宮事宜。

施夷光待她離開后,方才長嘆一聲,“青青,若有他們送你離開,會容易得多啊!”

青青盯著她良久,忽然笑了笑,“姐姐莫要說我,你若是真的信她,那日又為何會吐了她送來的湯?”

施夷光身子微微一震,這才想起,青青出現時的情形,臉上的神色變得極為復雜。

青青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樣子,輕輕搖搖頭,說道:“姐姐不愿說就算了。只是姐姐不信的人,我又如何能信?素錦姑姑跟離火者,都不是我想沾惹的人,出了姑蘇,我會當什么事都沒發生過……”

“不是我不信……”施夷光長嘆一聲,終于緩緩說道:“她也是奉命行事,只不過……我們都不過是一枚棋子,任人擺布。那湯……那湯我若一直喝下去,就算以后回到越國,也會無法生兒育女。當初鄭旦就是因為有了孩子,結果……我想給自己留個機會,素錦也知道,所以她才會先出去,看不到,就當不知道……”

“姐姐!”青青震駭地看著她,終于明白她這幾日的“病”因何來。她和鄭旦身為女間,在吳宮為妃,若是一旦有孕,這女子為母天性,自然會有所偏移。再加上她若有孕不能侍奉,吳王必然移寵他人,故而素錦定時給她服用這種避孕湯藥,讓她一直盛寵不衰。可這種藥物長期服用,必然遺毒體內,長此以往,就算她以后停藥,很可能也會終身不育。鄭旦的結局青青不清楚,可施夷光對自己的未來,尚有憧憬,還期待著有朝一日越國反攻之后,她能重回家鄉,生兒育女,又怎么肯繼續服藥?

這些女間的痛苦與掙扎,犧牲與付出,遠遠超出了常人想象。盡管如此,她依舊沒想著將自己也拖下水,來分擔她的責任。青青看著她,念及昔日同村時的情形,心中有七分同情,三分不忍,末了,終于輕聲說道:“我離開姑蘇之前,可以幫素錦出手一次。”

施夷光看著她,忽然起身,向她深深行了一禮,“夷光在此,先謝過妹妹!他日夷光若有歸國之日,再行報答妹妹的仗義之舉。”

青青嘆了口氣,扶起她來,“姐姐不必如此多禮。你待我如妹,我自視你為姐。若無阿娘在家中等候我和阿爹的消息,我就算留下來幫你一陣子也無妨,如今時日不多,也只能如此了。”

“妹妹有心,夷光已感激不盡!”施夷光當然明白她的意思,她在乎的,是家人,是親友,而非越國。

施夷光自小在苧蘿村長大,知道趙戩一家都是從晉國逃難而來,同村相處近十年,趙戩一向沉默寡言,可最終卻為了一諫于她,而刺王身死。她對青青歉疚在心,自然不會幫著素錦來設計她,可沒想到青青還是答應了幫忙,反倒讓她對自己當初留她的心思有些慚愧了。

“青青,其實……”她剛開口,青青忽然蹙起眉心,伸手向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低聲說道:“有人來了,不是素錦姑姑。”

施夷光一驚,素錦尚未回來,這里外圍的人手安排都是由她負責,而青青今晚要走,在沒找到合適的人替代她之前,最好還是不要讓人看到她的存在,以免日后為了這一個小宮女的來去暴露了其他的人。

青青看到她的神色,會意地點點頭,一躍而起,雙腳輕點在房中的立柱之上,簡直如履平地,沒幾下就上了宮室房梁之上,施夷光目瞪口呆地看著她坐在當中的主梁上,沖自己做了個鬼臉,倏忽之間就隱身其上,任她仰得脖子發酸也看不到她藏去了哪里,終于明白,當日她是如何悄無聲息地潛入自己的房中,而不讓素錦發現半點蹤跡。

她有如此出神入化的本事,施夷光心安不少,便靜等著看看來人是誰。

過了好一會兒,才聽到門外有人輕聲稟報:“啟稟娘娘,太子殿下派人來探望娘娘。”

施夷光不禁冷笑一聲,這位太子殿下,從她入宮之初就對她厭惡之極,后來隨著年歲漸長,開始暗藏不露,可因為王后的病逝,一直對她耿耿于懷。根據素錦的消息,鄭旦母子之死只怕也與他脫不了干系。他背后還有伍子胥與孫武撐腰,根本就不怕她這個寵妃,加上她在宮中小心謹慎,輕易不與人為敵,才讓他時不時插手進來弄點小動作。

這會兒,只怕就是這位太子殿下等不及明日,想要找到盜劍的刺客為孫奕之洗脫不敬之罪,順便給自己坐實了通敵之事。施夷光忍不住抬頭朝看似空無一人的房梁上望了一眼,笑了笑,淡淡然地說道:“請進。”

既來之,則安之。

她倒要看看,太子這次派來的人,能玩出什么花兒來。

青青認得開門的侍女正是前幾日素錦安排來跟自己練劍的素年,知道她行事謹慎,能留在施夷光身邊的人手早已不知被篩了多少次,但見她開門時順勢朝里面瞥了一眼,只看到施夷光一人時,臉上還是微微有些松了口氣的神色,也有些感嘆。難怪素錦想盡辦法要從她這里學幾手,她能用的人實在太少,就算人品能保證忠誠可靠,這能力有限也沒辦法。

素年領著兩個宮女走了進來,兩人進來便先恭恭敬敬地行了禮,其中一個年輕些的貌美宮女說道:“太子殿下聽聞娘娘又犯了心疾,特命人從越國買了個廚娘回來,讓紫蘇送來給娘娘調理身子,還望娘娘笑納。”

施夷光躺在軟榻之上,并不起身,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示意素年收下,方才說道:“起來吧,你代本宮謝過太子關心,太子如此費心,本宮感激不盡,日后若有機會,必當親自答謝。”

紫蘇喏喏應了,并不客氣,起身之時,一雙眼靈活地朝周圍掃了一圈,并未看到有其他宮女,再往里的內室也無法看到,略略有些失望,又忍不住問道:“娘娘這里如此冷清,不知服侍的人手可否充足?若是不夠,奴婢回去稟告太子,再多調幾人來服侍娘娘……”

“不必了。”施夷光哪里會讓他們再安插人手進來,有些疲憊地閉上眼,說道:“是本宮身子不適,不喜人多,方才讓她們都在外候著,你若無事,就回去復命吧!”

這逐客令都下了,紫蘇也不好再說什么,只能悻悻地離開,臨行之時,還沖那個中年廚娘使了個眼色。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白小姐精准一尾中特